重要通知
《文学教育》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文学教育版权信息
文学教育封面

主管单位: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主办单位:武汉决策信息研究开发中心

编辑出版:《文学教育》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1672-3996

国内统一刊号:42-1768/I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旬刊

出 版 地:湖北省武汉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16开

投稿邮箱 :wxjy@wxjyzzs.com

在线编辑QQ :1835107651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QQ: 1835107651

官方网址: www.wxjyzzs.com

[名篇探赏]《死水微澜》中邓幺姑形象及其现实意义分析

时间:2021/06/06  点击:160


       

本文发表于《文学教育》 2021年4期

王枝

内容摘要:在我国传统文化的发展过程中,女性一直被束缚在传统道德的框架里面。在李劼人《死水微澜》的作品中,主要讲述成都省近郊天回镇的故事,围绕邓幺姑展开了一系列普通老百姓悲欢离合的生活描写,并且塑造了极为成功的“多面体”人物形象即邓幺姑。在一个动荡的社会里,邓幺姑挣脱封建社会的牢笼,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极力显示出这个女性的不同寻常,有着鲜明的自我意识。作品中关于女性人物形象的研究,对提高当下女性地位,实现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等方面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在阐述女性人物形象内涵的基础上,分析研究女性人物形象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及其现实意义。

关键词:《死水微澜》 自我意识 人物形象 现实意义 悲剧性命运

《死水微澜》是李劼人生平创作的作品中最为经典的一部。小说创作于1935年7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这在现代文学史上是鲜见的现象。《死水微澜》描述的是甲午战争至辛亥革命期间成都省近郊天回镇的人和事,一共分为五个部分,即“序幕”“在天回镇”“交流”“兴顺号的故事”“死水微澜”和“余波”。故事发生的场景在成都省近郊的一个小镇上--天回镇。整部作品以邓幺姑为中心,描写她与蔡兴顺、罗歪嘴、顾天成这三个男人和小镇上的各种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塑造了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而其中最成功的当属“多面体”人物形象邓幺姑自身了。

著名文学批评家韦勒克曾把小说里面的人物形象分为两种:一种是扁平型的人物形象,另外一种是凸圆型的人物形象。[1]通过《死水微澜》这部作品对邓幺姑等人物的描写,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作品中的人物没有完全一样的,全部形态各异,给我们一种立体感和真实感。

一.邓幺姑人物形象分析

邓幺姑是贯穿全书的中心人物,是一个“多面体”的女性主体形象。光明与黑暗、泼辣与善良、叛逆与贪婪结合在一起,成为幺姑生命中矛盾而又独特的历程。她出生在农村,幼年丧父,随母亲到成都近郊一个叫天回镇的地方,母亲改嫁给一个农户邓大叔。邓幺姑也开启了自己的人生历程,一生中共经历了三次婚姻,每一次都折射出幺姑不同寻常的秉性。

1.追求富贵的乡村女子形象

邓幺姑出生于乡村一隅,因为出身卑微,社会地位比较低下,生存条件又艰苦,所以她没有机会接受文化的陶冶,相反,閉塞的巴蜀文化却成了影响她性格最重要的因素。成都是天府之国,大户人家富得流油,幺姑也想过上贵妇人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于是,当她在少女时代就开始学城里面的小姐们缠脚,为嫁入大户人家做准备。恰好有成都的小姐嫁到乡下来,就是幺姑的邻居,韩二奶奶,这个女人在幺姑的一生中充当了重要的引领者角色。不久后,韩二奶奶的突然离世,让原本信心满满想去成都省的邓幺姑陷入了困境,只知道坐在家门口发呆,目光一直朝着成都的方向望去,成为城里面太太的愿望也随之化为泡影。早先为了能够嫁到成都去,幺姑甚至不惜嫁给一个快七十的糟老头子,可见她对富贵人家的向往。在邓大叔和邓大娘的操办下,幺姑也权衡了利弊,同意了与蔡兴顺的这门亲事。于是,幺姑脱离了乡坝里面的苦日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2.干脆利落的蔡大嫂形象

自从蔡大嫂掌家,她又燃起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做起生意来是把好手,使得天顺号在天回镇成了男人们常来的地方。生意也红火的不得了,收入也比以前翻了好几番,打理一个偌大的酒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对于幺姑来说却易如反掌。不仅如此,对待那些在店里面说风言风语的人,邓幺姑也毫不客气,直接将他们的嘴堵得死死地,尤其是前来挑衅的顾天成,邓幺姑不管他是什么顾三贡爷的身份,照样不留丝毫情面,处理起类似这样的事情,简单爽快,绝不拖泥带水。

在生活是这样,在感情中,幺姑也是一个利利索索的人。就在幺姑过够了琐屑无聊的日子时,罗歪嘴出现了,打破了原本平静的死水,死水有了微澜,邓幺姑的心里面也泛起了阵阵涟漪。这种灵魂深处不能泯灭的对于爱情的追求又死灰复燃,邓幺姑不顾世俗的眼光,公然地和罗歪嘴出双入对,双宿双栖。曾经不会把女人放在第一位的罗歪嘴也爱上了邓幺姑。两人的相爱到后来的劳燕分飞也印证了一句话“男人对于女人的怜悯,也许是近于爱。一个女人绝不会爱上一个她认为楚楚可怜的男人。女人对男人的爱,总得带点崇拜性。”而罗歪嘴却恰恰有这一点,充满着野性和放荡不羁,他和蔡傻子木讷的性格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就这样,幺姑一点一点俘获了罗歪嘴的心,也顾不上自己还是蔡大嫂的身份了。可是好景不长,由于当初罗歪嘴给顾天成下套子,导致顾天成差点倾家荡产。此时此刻的顾天成信奉洋教,借此机会,报复了罗歪嘴,致使他亡命天涯。兴顺号也因此遭殃,丈夫入狱,店铺被砸,考虑再三,邓幺姑嫁给了顾天成。

3.圆滑处世的顾三奶奶形象

顾天成是一个大粮食户,而且又是吃洋教的,靠着洋人的撑腰,耀武扬威。此时此刻,失去家庭、爱人、权势的邓幺姑又回到了原点,陷入了困境之中,渐渐地,幺姑变得冷漠,每天都坐在门口发呆,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在幺姑养伤期间,顾天成经常登门拜访,前来看望她,送来了补品和药物。突然有一天,邓幺姑意识到要想救傻子的命,金娃子也有吃有喝的话,还得继续有权有势,恢复往日的作风。于是,她对经常前来看自己的顾天成做了一次交易,把自己又嫁出去了,做顾三奶奶。她对反对这门亲事的母亲说:“放着一个大粮户,又是吃洋教的,为啥子不嫁?”蔡大嫂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和情人的安危,以自己为筹码,和顾天成进行了交易。不仅和顾天成约法三章,白纸黑字提出一系列的要求,他要求顾天成像对待黄花闺女一样对她三聘六礼,花红酒果,像娶黄花闺女一样,坐花轿、拜堂成亲、撒帐、吃交杯酒等一样都不能少,而好色成性的顾天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同时还协调了顾天成与罗歪嘴、蔡兴顺之间的关系,等蔡兴顺出来之后,她还可以与他有往来,也不允许顾天成再为难罗歪嘴。可见邓幺姑的深谋远虑和处世原则。此时此刻的蔡大嫂已经由当初追求富贵美梦的邓幺姑即将变成世俗老练的顾三奶奶。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能够有这样随机应变的本领,屈指可数,而幺姑就是其中的代表,甚至也借此挑战了封建伦理道德的桎梏,可见她深谙世事,不同寻常。

二.邓幺姑人物形象成因

幺姑敢于藐视封建礼教的陈规陋习,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面对爱情,幺姑遵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面对生活,幺姑乐于享受;面对坎坷与磨难,幺姑也能够从容淡定的去处理。邓幺姑这种多面形象的形成原因有很多,主要包括传统文化对她的影响,自身成长环境的影响和作者本人自身经历的影响等众多因素共同造成的。

1.传统文化的束缚

在中国传统的以小农经济为主导的社会环境下,几千年以来形成的传统家庭伦理道德,是每一个中国人都难以逾越的精神鸿沟。维系这种牢固的家庭伦理的纽带,靠的是中国最稳定的婚姻观念。幺姑一直在向传统社会挑战,从女性意识萌发想嫁到城里面做富贵人家的太太,到女性意识的成长和受其爱情欲望的迸发,公然和罗歪嘴在一起,挑战世俗权威,再到三嫁顾天成,似乎突破了传统的女性意识,但是仔细看来,邓幺姑还是没能逃脱封建牢笼的束缚,三段爱情都以不幸而收场,也可以看出在当时社会背景下,女人依旧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仍旧受到一定的传统文化的影响。

2.成长环境的制约

出生于农民家庭的邓幺姑,是普通农民家庭的女儿,但她不是普通的农家女儿。她出生半岁的时候,丧了父亲,一岁多时,随着母亲来到了邓家。由于继父邓大叔对幺姑视如己出,把她当大家闺秀给养着,不让她粗活,但是她对于细活路却了如指掌,父母仅让她学小姐们打发时光的女红,久而久之,邓幺姑就养成了为所欲为、任性倔强的性格,也因此她变得桀骜不驯,有强烈的叛逆倾向,争强好胜。由于早年丧父,继父对她又比较宽容,所以更助长了她这种向往自由,不受拘束的自我意识。

3.作者自身经历的影响

由于李劼人早年有留学法国的经历,因此从法国的自然主义流派吸收了很多新观点和新思路,“深得左拉、福楼拜、莫泊桑诸家的滋养”,同时又善于吸收中国古典文学的优秀传统,深谙传统评书的四川方言。[2]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李劼人学习法国文学,回到祖国后,又从事翻译法国作品的工作,加之后期又一直定居在川西,所以他的创作夹杂着中西方两种文化,但李劼人对待法国自然主义流派的创作观点并不是全盘吸收的,而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对其态度则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同时,李劼人曾经在讲述自己创造《死水微澜》的初心时说过:“打算把几十年来所生活过,所切感过,所体验过,在我看来意义非常大的,当得起历史转折点的这一段社会现象,用几部有连续性的长篇小说一段一段地把它反映出来。”[3]

三.邓幺姑人物形象的现实意义

李劼人《死水微澜》塑造的邓幺姑不仅在当时的社会引起了不同凡响,就是在当下也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女性应该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男人的附属品,应该冲破传统道德观,应该大胆挣脱男权统治的禁锢,独立自主,勇于驾驭自己的命运,应当使女性现代意识被重建。不应受陈规陋习的束缚,敢于追求自由平等,婚姻自主。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点:

1.追求经济人格双独立

邓幺姑表面看似风风光光,实际上她能够在人前吸引到大家的目光,和她的三任丈夫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邓幺姑依赖男性给她带来的财富和社会地位。蔡兴顺可以给她财富,让她有打扮的资本;罗歪嘴给她带来了社会地位,使得一般人不敢轻易对邓幺姑动手动脚;顾天成信奉洋教,而且又是大粮户,更满足了幺姑对于经济的追求。可以说幺姑的经济来源依旧是靠男性带给他的,而她的人格始终没有完全独立。因为她受到封建荼毒太深,一時间还难以转变这种思想观念,总认为有些事情理所应当,认为男人就应该为女人做出忍让和迁就,可是现实却和理想完全背道而驰,最终换来的还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不信任,因此也难以实现经济上、人格上真正的独立。

2.打破男权文化的裹挟

男权文化主导社会时,女性就是相夫教子,女子无才便是德。为人妻,为人母。做男性背后的“辅助用品”,一切都以男性为中心,根本没有地位而言。男性主宰着女性的一切行为与意识,而女性成为了一种有生命而无历史的存在,她们根本没有社会地位与权利,身份就是妻子和母亲,无力选择也不能安排自己的命运,一切由婚姻所决定,她们的一生,幸与不幸,都要取决于她所嫁的那个男人。

自古以来,女性几乎一直是男性的附庸,中国的传统文化,伦理道德是抑制个体的,而且也崇尚禁欲主义,而邓幺姑屡次向男权社会发起挑战,就是不听从也不服从社会和家庭的安排,就是要掌握自我的命运,不向恶势力低头,做一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追求和男性同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

3.实现现代婚姻的自主

古代的婚姻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待字闺中的女孩子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在出嫁前连男方一眼都没有看过。如果姑娘本身对自己的婚姻进行主张,在当时几乎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邓幺姑从迫不得已嫁给蔡兴顺,感受不到婚姻的幸福后又和罗歪嘴好上了,而后罗歪嘴犯了事逃跑了,为了救丈夫和情人于水火之中,又逼不得已自己做主,改嫁顾天成。这一系列的婚姻几乎没有通过她父母和媒人的同意。邓幺姑冲破了自古以来包办婚姻的陋习,冲破这种违反人性,不尊重个人意愿的包办婚姻。于是不守妇道,放荡不羁,没有教养等类似品行差的标签贴到了她的身上,但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活。邓幺姑依旧我行我素,活出自我,挑战了封建礼教的同时,也活出了自我。

四.结论

有人说邓幺姑这个人物“是中国从中世纪的封建社会,向近代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转折时期的‘转折人物是封建社会分崩离析的一个女性叛逆者,也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最后一个叛逆。”

从古到今,虽然女人的地位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依旧没有改变男权社会男人当家作主这一特征,有些女人一辈子活得糊里糊涂,只是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活得不尽人意;而有些女人总是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什么是自己该要付出的,就算委曲求全,也心甘情愿,敢于挑战,向命运抗争,能够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在现实生活中更值得敬佩是后一种女人,而邓幺姑就是后一种女人典型的代表,她的一生,敢爱敢恨,活出了女人本该有的模样。

参考文献

[1]福斯特.论小说人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185

[2]黄修己.现代文学史.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4:245

[3]李劼人.李劼人选集.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1986:3

(作者单位:浙江科技学院)


本文由: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

2021/06/06

上一篇:[新作快评]“时间”的诗学
下一篇:[名篇探赏]探析《家》中作为“牺牲品”的女性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