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文学教育》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文学教育版权信息
文学教育封面

主管单位: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主办单位:武汉决策信息研究开发中心

编辑出版:《文学教育》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1672-3996

国内统一刊号:42-1768/I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旬刊

出 版 地:湖北省武汉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16开

投稿邮箱 :wxjy@wxjyzzs.com

在线编辑QQ :1835107651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QQ: 1835107651

官方网址: www.wxjyzzs.com

[外国文学]论《失乐园》中传统婚姻枷锁下的爱情悲剧

时间:2021/09/07  点击:71


       

本文发表于《文学教育》 2021年4期

潘丽文

内容摘要:渡边淳一的小说《失乐园》以人性为基底,从欲望、情爱、仇恨、本性等角度出发对人的本质进行了更深层次且赤裸的剖析。爱情持续时间的短暂、婚姻的束缚与人们对激情需求的的长期性之间的矛盾,无论是在二十世纪还是现代都是人们感到困惑和无法摆脱的问题。在作者眼中婚外情同对爱情自以为是的挽留都是享受爱情的无奈和可悲之举。爱情悲剧下的伦理观念是否科学,爱情伦理是否符合人性与社会的发展这些都是当代人们值得深思的问题。

关键词:《失乐园》 传统婚姻 爱情伦理 悲剧

传记小说《失乐园》是在日本家喻户晓并获得“紫绶褒章奖”的文学大师渡边淳一的代表作,小说发表于1997年2月,是以作者的感情经历为原型,讲述了一对因无爱的婚姻而相互吸引的中年男女,逐渐沉溺于激情荡漾的性爱生活而无法自拔,但迫于传统观念以及社会言论压力的影响而无法光明正大在一起,最终选择在情爱巅峰之时迎接死亡的爱情故事。人们普遍认为小说中主人公的爱情是肮脏的是违背世俗道德的。然而在我看来,这段感情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不堪,反之它更为纯粹和美好,但也正因如此,它同时也是令人感到哀伤的。[1]

由于是根据作者的亲身体会而创作的小说,《失乐园》较为真实的反应了日本二十世纪中后期的社会环境,以及当时人们对于爱情的理解与诠释。书中的“久木”与“凛子”分别代表了社会上两个不被大众认可的角色“出轨男”和“第三者”,两者的爱情则更是遭到了传统观念的强烈压制。本文将重点分析日本二十世纪因传统婚姻观而导致的爱情悲剧。

一.他人对“背叛传统婚姻”的态度

周边人对于“婚外恋”的态度是造成这一悲剧的主要原因。世人的眼光和言论给“久木”和“凛子”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书中对凛子母亲以及九木妻子、同事等人的行为言语描写突出体现了这一点。

凛子的母亲:在婚外情被发现后,凛子依然毫无悔过的坚持要和丈夫離婚和久木厮守,甚至为了离婚主动向外界宣布出轨之事。凛母知道后暴跳如雷,并痛骂她“我怎么会养出如此淫乱的女儿。”并宣布从此和她断绝母女关系。对于凛子的母亲而言,女儿出轨是家庭的奇耻大辱,况且女儿还是他人家庭的破坏者,这就更加罪不可赦了。她无法面对女儿对于婚姻的儿戏,也更加无法承认自己教育的失败。父亲的去世和母亲的怒火让凛子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久木的妻子:在得知丈夫出轨后,一向软弱的文枝逐渐变得坚强起来,并且在深思熟虑之后主动提出了离婚,女儿知佳也主动提出站在母亲这一边。作为妻子,她并没有像多数妻子一样大哭大闹而是选择默默承受。她深知丈夫出轨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这不仅影响其风评,更彻底否定了她作为女人的魅力,心已留不住,所以降低事件的影响是她现在唯一所能做的。这看似是无力的行为,但正是这种无言的反抗给了久木前所未有的压力。

久木的同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凛子的冲动下,九木的同事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在这种带有敏感色彩的问题上,多数人选择了敬而远之。回到工作单位的久木发觉同事们开始有意的疏远他,并且看他的目光也充满了鄙夷与唾弃,仿佛他是一个沾有病毒的异类。这种不和谐深深加重了他的抑郁,让他无所适从。

人是社会性动物,不可能群离所居。同事的疏远、亲人的远离、人们的唾弃使“九木”和“凛子”感到越发的孤独和失意。[2]

二.“传统婚姻”与“纯粹爱情”的冲突

规矩在日本是一个很受推崇的准则,规矩就像神的旨意一样,一旦你破坏了就会受到来自外界或自身的惩罚,从而促使大家步调一致。但很多时候个人的思想意志和社会意志是有所出入的,当面对冲突时是选择顺从还是反抗是一个重要的抉择。这就是情与理的冲突。

在当下这个追求快节奏真性情的时代,婚外恋的频发已经在逐步威胁家庭的稳固,人们越来越不关注家的意义,而是注重欲望的满足,因此《失乐园》也应运而生。婚外恋情的出现势必会造成情感与道德的冲突,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失乐园》想要表达的意义所在。在《失乐园》中丈夫、妻子、情人三者有着极其微妙的关系,虽然九木能在凛子身上找到久违的激情与快感,但性欲结束后对家庭的愧疚、和对妻子的亏欠会瞬间充斥内心。

每个人都渴望能拥有一段纯粹的不含有任何杂质的爱情,九木和凛子也不例外。但都有家室的九木和凛字的爱情自然是与社会道德所相违背的,他们的行为是公然对伦理道德做出挑战。很多次,久木在激情过后都在想要不就算了吧,再这样下去会被社会所抛弃的,会彻底陷入无法挽回的境遇的。凛子在母亲因为发现自己出轨从而与自己断绝关系后也一度陷入悔恨之中,她经常在激情过后喃喃自语到“我们回下地狱的”、“我讨厌现在自己不能控制自己,迷失在情欲中”,而且在做爱时还会让九木鞭打她,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以上的种种行为能不难看出情与里在他们内心的纠结,他们无法摆脱理的控制,只能在情欲中释放和折磨自己。[3]

生活得压力和平淡使更多的人们开始追求刺激与紧张。渡边淳一把这一现象放到爱情中后发现,婚姻是人们寻找纯粹爱情、限制人性自由的一把枷锁。它不是一天就会形成的,但同时它也不是轻易就可以摆脱的。在婚姻生活中,想要时刻追随自己的内心就要时刻做好背负沉重代价的准备。

三.“情”与“理”的抉择

小说中对于主人公心理状态的细腻描写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婚外情带给了二人一种新的生活体验,但同时也让二人陷入了两难的选择:要么抛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背叛社会、背叛亲人选择与情人双宿双飞;要么选择屈从于传统婚姻的枷锁下,放弃对纯粹爱情的追求,继续在无爱无性的家庭中麻木的生活。一边是跟随自己心意、违背世俗道德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的美好理想,一边是不可能实现的残酷现实。这种道德问题的选择,虽说不会像法律问题一样受到强制性的惩罚,但当选择结果与社会道德观念不相同时,便会受到舆论的谴责与排斥。[4]

阅读第三节《落日下》中凛子与九木关于情爱的对话,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真爱的存在,渡边在描写时极力倡导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不是对感情将就的过完一生。真正的婚姻应该是与爱情相统一的,但在现实生活中,爱情往往与家庭矛盾相冲突的。

渡边淳一所描写的是在一个节奏快情感淡的日本社会环境下的故事,人们每天被金钱所控制,完全忽视了家庭幸福的重要性。每天都在为了他人眼中的幸福生活而努力奋斗,时间久了,也就疲惫了。人们决定慢下脚步,认真思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久木和凛子就是这一类人的典型,他们不甘于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自相遇并决定相爱起,他们就离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了。性爱是久木和凛子找到的新的生活支点,虽然这使他们众叛亲离,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激情中的乐趣。

四.情爱之归宿——情死

小说的开篇就开始为结局的死亡做铺垫了,凛子从认识九木的那一刻起就下定决心要投身于这场必死无疑的爱情中去了。每次高潮过后凛子都会有意无意的跟九木谈起死亡的话题,平静而绝决。虽然九木不经常想这类问题,担当凛子提起时他也会积极回应并作出义无反顾的样子。也许在两个人的激情背后也有一丝悔恨和愧疚吧。

《半夏》中雨中的九木凝望着滑动的雨刷和凛子有这样一段对话“我咱们和杀人犯也差不多。”“杀了谁?”“没杀人,但是使很多人痛苦啊,比如你的夫人、女儿及其周围的人……”这样的内疚经常出现在两人的激情过后,外界的压力让两人实在无法安心的接受真爱,传统婚姻的枷锁时时刻刻牵绊着两人的步伐。面对社会的指责和家人的悲伤他们感到绝望与痛苦,但是炽热的爱情又不舍得让他们放手,爱情的绝决和内心的挣扎最终把两个人推向了死亡的结局。

“这就是咱们的单程票啊。”走向死亡的旅行单程票就够了。“咱们去游乐园啦!”这是小说最后的两句话。《失乐园》给了我们一场相当残酷的关于爱情的思考,传统的婚姻真的能带来幸福吗?我们是否应该摒弃世俗的眼光大胆追求更为纯粹的爱情呢?渡边淳一对于九木和凛子最后的安排把他们的爱情推向了深渊,也把他们的爱情推向了巅峰。殉情是九木和凛子无奈的选择,也是渡边淳一无奈的选择。虽然渡边淳一的内心对于二人的爱情是报有同情和尊重的,但社会的道德枷锁却在不是不觉中捆绑着他的价值取向。这样的结局在洗礼人们精神世界的同时也在警示人们爱情的圣神不可侵犯。

参考文献

[1]渡边淳一.失乐园[M].竺家荣译.北京:人民联合出版公司,2005

[2]孙亚平.在幸福的顶点走向死亡—解读渡边淳一的《失乐园》.[J]安徽文学,2016(6)

[3]崔春鹏.人性的残缺和完满—试论渡边淳一《失乐园》.[J]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2)

[4]丁燕.重寻生命的价值—读渡边淳一的《失乐园》.[J]文教資料,2005(10)

(作者单位:广西师范大学)


本文由: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

2021/09/07

上一篇:[外国文学]《纽约三部曲》的异托邦叙事研究
下一篇:[外国文学]《老人与海》中的人物分析及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