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文学教育》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文学教育版权信息
文学教育封面

主管单位: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主办单位:武汉决策信息研究开发中心

编辑出版:《文学教育》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1672-3996

国内统一刊号:42-1768/I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旬刊

出 版 地:湖北省武汉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16开

投稿邮箱 :wxjy@wxjyzzs.com

在线编辑QQ :1835107651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QQ: 1835107651

官方网址: www.wxjyzzs.com

[文本读法]开展《屈原》整本书阅读的教学建议

时间:2021/09/30  点击:59


       

本文发表于《文学教育》 2021年4期

黄鑫艺

内容摘要:为了防止学生机械化、碎片式解读文本,“整本书阅读”的教育思想逐渐应用于教学之中。有关戏剧类文学作品在考试大纲和教育部推荐的阅讀书目中均有所涉及,但在一线教学中,戏剧板块却呈现边缘化,使其照搬常规流于形式,且戏剧类整本书阅读更是无从开展。《屈原》作为部编版初中语文教材中选录文本,开展整本书阅读有助于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情怀,提升其文学素养。

关键词:屈原 整本书阅读 教学建议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学习任务群中提到“至少选读10位现当代文学代表性作家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方面的作品,了解现当代文学的发展风貌”[1]。教育部新发布的阅读指导书目中也涉及四大体裁。比如小说类:鲁迅《呐喊》《彷徨》、矛盾《子夜》、巴金《家》;散文类:《鲁迅杂文选读》;戏剧类:关汉卿《窦娥冤》、曹禺《雷雨》、郭沫若《屈原》;诗歌类:毛泽东诗词、戴望舒泰戈尔诗集等。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在高中阶段,学生接触不同体裁的文学作品对其语文素养和鉴赏能力的提升是很有必要的。但从搜集有关整本书阅读文献或成果的研究资料来看,有关小说体裁的研究占据绝大多数,而有关戏剧类文学作品的整本书阅读研究却寥寥无几。

对于戏剧类的文学作品,大多数人都会产生一种误区,认为戏剧就应该在舞台上表演来供人观看,而不需要花时间来进行阅读。其实恰恰相反,戏剧表演是用一种直观的方式将人物塑造出来呈现给观众。剧本是戏剧演出的基础,直接决定了戏剧的艺术性和思想性。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在不演出的状态下,可以作为单独的文学样式欣赏,可以像小说那样供人阅读,但它的基本价值在于可演性[2]。因此,没有真正阅读过剧本,单看舞台上的话剧表演是很难深刻体会到戏剧作品的精髓,舞台上的场景、演员们的表演无论再怎么还原也都不会是剧本里的原态,人们的感受也会像看电影一般,虽当下记忆深刻,但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抛诸脑后,记得碎片下的片刻模糊。

一.《屈原》的阅读价值

话剧《屈原》被选录部编版语文教材九年级下册第五单元的第一课,在教育部新发布的整本书阅读推荐书目中《屈原》再次被列为其中。“余以兰为可恃兮,羌无实而冗长。委厥美以从俗兮,苟得列乎众芳”,这是屈原代表作《离骚》中的一句话,表现出屈原不愿做像兰草一样华而不实的人,同时也表现出他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气节。屈原身上所具备的品节对于品格塑造关键期的学生们来说值得借鉴学习。郭沫若在抗日战争时期选择借屈原的遭遇辛辣地讽刺国民党的迂腐和黑暗,用“使那洞庭湖、使那长江、使那东海,为你翻波涌浪,和你一同地大声的咆哮啊!”来呼唤广大人民群众积极联合抗日,充分体现出郭沫若爱国的赤子心。

二.手握“学情”

在初中阶段,学生已经接触学习过《屈原》的选录文本。因此在开展整本阅读前,教师可以对学生有关《屈原》的整本书阅读的学情做一个测查,了解学生们的掌握情况。

“台词艺术是戏剧的重要特征,其中台词语言的个性化与性格化、潜台词和动作性等艺术特点,都为学生的戏剧鉴赏提供路径[3]。”对话剧来说,剧本主要以对话的形式呈现,因此阅读戏剧,就应紧抓戏剧文学性的特质,让学生体会到戏剧的独特。所以我们可以从《屈原》人物对话的赏析入手对学生进行一次学情测查,摸清学生对《屈原》剧本的了解程度后再进一步开展整本书阅读活动。

例如:

“是,我很明白。我的志向就是一心一意要学习先生,先生的学问文章我要学,先生的为人处世我也要学;不过先生的风度太高我总是学不像呢。”

“你不要把我做先生的看得太高,也不要把你做学生的看得太低,这是很要紧的,我自己其实是很平凡的一个人。”

这段话来自剧中第几幕?分别出自何人之口?请对这段话中的人物性格进行简短描述。

引导学生赏析人物对话有助于学生挖掘隐藏在对话背后的情感或者人物形象。剧本不同于小说那样对环境、人物性格有很细腻入微的刻写,只是通过舞台说明、人物对话,或者个人独白撑起了一部剧作。这段话来自剧中第一幕屈原和宋玉探讨橘颂的对话。即使没有刻意的描写,从两人对话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宋玉为人阿谀奉承处世圆滑而屈原则是直爽谦虚,剧中通过对比屈原的直爽诚恳以及宋玉的溜须拍马,使人物的性格特点更加鲜明突出。

三.创新“读写”

“怎么读”是我们开展《屈原》整本书阅读最关心的一点,究竟如何读才能让学生从书中真正有所收获?怎么读才能让学生阅读效率有所提高?按照常规方式来阅读《屈原》,学生可能会感到枯燥难以坚持。因此我们不妨创新一些阅读方法,来引导学生。此处笔者认为可以从读、写两个方面进行引导。

1.尝试切换他视角下阅读

在提倡语文教材人本化、生活化、活动化的背景下,我们更倡导学生能够从不同角度出发,富有个性地学习和发展。在《屈原》整本书阅读时亦可如此,尝试融入角色,切换他视角下阅读不仅能够贴近人物角色,体验剧中人物的情感变化,还能够丰富学生的态度以及情感体验,促使学生戏剧文化建构。刘虹在《高中语文整本书阅读策略选择》中提到融入是指运用多种策略让学生穿越时空,身临其境,进入文本的具体场景中,品读人物的内心世界[4]。只有融入进角色当中,我们才能沉浸在里面体会每个人物的情感变化。同时剧本相比小说会更容易让读者切换视角融进角色。因此在学生阅读前,我们可以让学生任选一人物角色融入,以该视角下进行阅读体会,读完之后就以该视角下概述剧本情节。比如,以婵娟视角下概述:

今天早上,上官大夫靳尚托我给先生带话说张仪要回魏国,还说南后有意想调我进宫服侍她,我向先生转告后,先生询问我的意见。我说我不愿,先生就帮我向南后婉谢。后来先生被公子子兰受南后旨意请走,再次回来时却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大家都说先生是得病失了本性,还聚在一起要为先生请巫师招魂。先生看到后大发雷霆,被气走了。后来子兰告诉我,先生在宫廷里轻薄了南后,我是一点都不信的。但宋玉却听信了他们的鬼话投靠了子兰,大家也都离先生而去,只有我一个人苦苦地寻找着先生。当我跑到郢都东门外的小河边时,遇到了一位渔父和钓者。钓者是当日在宫廷里面跳《九歌》的河伯。他告诉我:是南后和张仪共同设计陷害先生。我生气又担心,就去寻找先生,当我再次回到这里时,大王和南后等人都聚在这里,我上前和南后争论,她竟说先生跳河死了,我一怒之下冲撞了她,结果被打入大牢。后来从守卫嘴里得知先生还活着,并被关在东皇太一庙。守卫救走了我还带我去解救先生。在东皇太一庙中我见到了先生并说明了情况后,由于口渴先生把御赐的甜酒给了我,我饮后发觉酒里有毒。但我并不生气,反而庆幸是自己喝了这杯毒酒,用我微弱的生命去交换先生宝贵的存在,我真的好高兴……

2.尝试以写促读搭建支架

“用自己的语言撰写全书梗概或提要、读书笔记与作品评价,通过口头、书面形式或其他媒介与他人分享”[5]这是《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中的学习目标和内容。在《屈原》整本书阅读时我们不妨让学生尝试写下结构笔记,把每一幕分别用简短的一句话概括,分析每一幕如何有序构成整体,小矛盾又是如何积攒变成大的戏剧冲突。相比枯燥式乏味式阅读,采用这种读写结合的形式会更容易把握每一幕的戏剧冲突,抓住该戏剧的矛盾冲突所在。

四.契合“戏剧”

戏剧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它包含文学、音乐、舞蹈、表演等,这是戏剧区别于其他体裁的独特之处。我们在开展《屈原》整本书阅读时,要让学生在活动中体会到戏剧的独特性以及创造性,激發学生对戏剧类作品的阅读兴趣。对于《屈原》的剧本而言,单凭靠学生阅读是不足够的,教师在开展《屈原》整本书阅读活动中还要结合其本身的特质,开展契合“戏剧性”的活动,使学生的阅读效果得到升华。这时教师可考虑创设一个真实任务情境让学生参与其中,体会其“戏剧”特点。在学生阅读后,为学生营造一个任务情景,让学生对《屈原》整本书阅读的成果进行完善。例如采用编写剧本和舞台表演相结合的形式:为倡行“中学生素质教育”的号召,学校要求每班出一个节目。我们班就以《屈原》为主题进行话剧表演,但我们班创新一下。大家自由结合成组,为《屈原》续写一个结局并进行表演,题目就叫《屈原外传》。相信大家读完《屈原》都有各自的想法和思考,接下来就把自己的想法结合剧本编写到你们《屈原外传》的结局之中,我期望看到大家别出心裁的作品和表演。通过这样一个真实任务情境的创设,让学生真真切切的参与其中,不仅考察了学生对《屈原》整本书阅读情况,同时编写剧本在一定程度上对学生的发散思维以及写作能力都会有提升,舞台表演则是能够促进学生之间团结协作并且让学生拥有展现自己的舞台体验。

参考文献

[1][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8.

[2]张玉新,王春.戏剧教学要以剧本为本[J].语文建设,2016(10):21-24.

[3]方俊琦.整本书阅读理论下的高中戏剧教学策略探索[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9.

[4]刘虹,张迎.高中语文整本书阅读策略选择——以梁启超《李鸿章传》为例[J].语文月刊,2018(06):49-51.

(作者单位:洛阳师范学院文学院;    河南省中小学学科教育教学(语文)研究基地)


本文由: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

2021/09/30

上一篇:[文本读法]阅读教学中知识支架运用的误区及对策
下一篇:[文本读法]例谈从学生的角度解读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