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文学教育》版面紧张,请大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文学教育版权信息
文学教育封面

主管单位: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主办单位:武汉决策信息研究开发中心

编辑出版:《文学教育》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1672-3996

国内统一刊号:42-1768/I

期刊级别:省级刊物

语   言:中文

周   期: 旬刊

出 版 地:湖北省武汉市

语  种: 中文

开  本: 16开

投稿邮箱 :wxjy@wxjyzzs.com

在线编辑QQ :1835107651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 : wxjy@wxjyzzs.com

QQ: 1835107651

官方网址: www.wxjyzzs.com

[文艺杂谈]东西混融的安徒生童话

时间:2022/04/08  点击:174


       

本文发表于《文学教育》 2021年4期

陈秀婕

内容摘要:童话不是儿童文学的专属,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一直处于一种被低估的研究状态。安徒生的童话是一种混融的综合体,不仅有异域风光和丹麦特色景观的融合,更有不同地区文化的交流。本文从东西两大视角来审视安徒生童话,既将作品归还到丹麦的原生环境中去,又能够关注到外来文化对其产生的影响。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 北欧神话 基督教 东方形象 套语

童话不是儿童文学的专属,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一直处于一种被低估的研究状态。安徒生的童话是一种混融的综合体,不仅有异域风光和丹麦特色景观的融合,更有不同地区文化的交流。本文从东西两大视角来审视安徒生童话,既将作品归还到丹麦的原生环境中去,又能够关注到外来文化对其产生的影响。

一.冰与火的原生环境

作品之所以能形成它特有的风格,与种族、时代、环境这三个因素是分不开的。[1]从地理范围上来看,北欧包括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更北的岛屿。独特的自然环境中冰雪是这些地区常年所见的景象,漫长的极昼极夜激发了对于温暖的向往。贫瘠的土地使得海洋成了具有勇武和冒险的精神的勇士的探索天堂。火山频发,岩浆席卷一切,使得北欧形成了一种庄重悲悯的悲剧命运观。独特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构成了安徒生童话作品中的基调。

1.冰雪王国的故事背景

童话中通过随处可见的冰雪描写暗示故事发生在北欧地区。“风卷着雪片在大街小巷里飞扬,窗玻璃上沾满了雪花,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团团的雪从屋顶上滚落到大街上。狂风让人无法迈开步子;如果顺风走,情况会更糟。”[2]这不仅写出了漫天大雪的环境状况也交代了人们的生活状况。

冰雪成为了北欧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种特殊的情愫将冰雪拟人化。《冰雪皇后》里小凯伊幻想“那片雪花变得越来越大,后来就变成了一个少女,身上披着最精细的雪白的薄纱裙,那是几万片闪烁着星光的雪花凝结成的。”[3]小凯伊和祖母一老一少的交谈象征了一种普遍心理状态——冰雪是有生命的。冰雪皇后有人的外形、动作姿态,但浑身散发出冰雪的寒光提醒她身份的特殊性。冰雪在多数人的想象中是严寒和肃杀的,但在安徒生的笔下,冰雪与生命相联系,人们生活在漫长的寒冬中却怡然自得。

2.北欧神话的深层浸染

北欧神话是北欧人民对于天地万物的解释和想象,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也悄然融化在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中。浪漫的想象滋养了北欧人民,他们相信生活中存在精灵、女巫和魔法。

北欧神话从原始巨人开始,伊米尔幻化成了世界的最初。巨人的头颅成为了天空,身体幻化成了大地,血液成為海洋,骨骼成为了绵延的山脉。当伊米尔的尸体腐烂,蛆虫成为了一种有灵性的生物。这就是北欧普遍相信的有灵性的存在物的底本。尸体向阳的一面滋养出来的精灵是光明精灵,阴暗的一面幻化出邪恶的黑暗精灵。善恶之分使得精灵和人类有了莫大的相似之处,光明精灵帮助人、引导人;黑暗精灵则捉弄人、伤害人。

《海的女儿》中大海女巫两次现身都使得故事发生逆转,促进了情节的发展。“女巫的房屋就在这片树林之中。树林里所有的乔木和灌木丛全是半动物半植物的章鱼……那上面又长着滑溜溜的手指。它们抓住了海里任何东西都会攥得紧紧的,再也不肯松开。”[4]这个环境透出诡异的气息,不停抓取一切的手臂和女巫一样贪得无厌,这使得后文的交易有了可能。小美人鱼用自己的舌头换得了药水,继续和王子的情缘。小美人鱼的姐姐们用发辫换得了一把能够割断爱情的刀,催促最后的抉择,女巫的存使得这则童话故事一波三折。《精灵的山丘》里举行的盛宴表面上看似乎和人类的聚会一样,但却处处暗示着超凡,对应了北欧神话中阳光的作用,精灵山丘晚上吵吵闹闹,白天却关上山丘避免阳光照射。

二.欧洲其他地区文明的浸染

安徒生童话冰雪景象中刻画神秘灵性的形象带有显著北欧特色,但是这不是安徒生童话的全貌。此时欧洲交往非常频繁,丹麦已由昔日海洋霸主转为没落,欧洲其他地区是强盛的代表。

1.对南欧环境的向往

极地气候使得温暖的夏季如同昙花一现,夏天是最美好的时节。“小麦是金黄的,燕麦是绿油油的,干草在绿色的牧场上堆成垛。”[5]作品中南欧阳光充足,雨水丰沛,一年四季都是生机盎然的景象,冰雪王国的人们总是充满了对南欧的向往。

拇指姑娘在北方被金龟子嘲笑丑陋,在肃杀的冬天被迫委身于鼹鼠,就在她准备过永无天日的穴居日子的时候。南飞的燕子要报答救命之恩,把她带到南方去“那里的阳光要比这里明媚灿烂得多……树上挂满了柠檬和柑橘,空气中充满薄荷和橙子花的香味。”[6]一寒一暖鲜明的对比与拇指姑娘在南北方的遭遇相吻合,对于南方的赞美油然而生。

2.欧洲基督文化的融合

北欧地区原本信仰神话当中的诸神,伴随着基督教悄然在欧洲传播,诸神失去威力。公元960年丹麦全国推行基督教,北欧主流文化与欧洲其他地区渐渐趋同一致,所以弗莱称赞“《圣经》是未位移的神话”[7]。

在自传中安徒生讲述过他少年时发生的一件事情。他和母亲到田中捡拾麦穗,农场主“追上来,抓住我,举起了鞭子。我不由自主地喊道:‘上帝正看着你,你竟敢打我!……这个严酷的男人竟一下子变得和善起来。”[8]这段经历使得安徒生很受感触。

对于爱的宣扬是安徒生一生的追求。他最初特别注明写给孩子们看的故事,是希望在幼小的心灵里播撒下爱的种子。故事当中有些关于为爱奉献的故事超出了孩童的思维边界具有普遍意义。传说中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流淌下的鲜血变成了玫瑰丛,玫瑰花是圣洁的代表。《世上最美的玫瑰》中对玫瑰情有独钟的女王病入膏肓,需要“把世界上最美丽的那株玫瑰为她找来”[9]最后一个小孩子读了《圣经》为爱献身的故事,借孩童的口吻点明爱能够点燃起内心的希望,使人起死回生。爱和奉献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玫瑰花。

对于罪和恶的惩罚从反面劝诫人们要恪守戒律,“宗教的理性精神对自然状态的人的抑制与牵引,使得人不断摆脱原始野性而走向文明,才使人不耽于简单的原始冲动而升华到精神与灵魂的境界。”[10]《红舞鞋》中珈伦忍不住诱惑把红鞋子穿进了教堂。当欲望超出了信仰,她甚至忘了唱圣诗、忘了念祷告。欲望满足之时,痛苦便接踵而至,直到刽子手砍掉了承载欲望“红舞鞋”的双脚时,才获得解脱。这个结局如果只停留在刽子手这个暴力惩治层面无疑能产生一种恐怖的震慑力量,却不能够让人得到净化和提升。只有珈伦真心悔过得到原谅,才能带来更大的感染力。

三.来自东方的声音

18、19世纪古老的东方受到了热捧。童话中东方包括以北非为代表的近东国家和以中国为代表的远东文明。东方元素带来了异域情调和浪漫想象力,满足了人们对于东方的想象。

巴柔指出人们看待“他者”的态度主要可以概括为狂热、憎恶和亲善几种。只有“亲善”对本土与异域均持正面评价,“与‘我相对,既不高于‘我,也不低于‘我的‘他者,这个‘他者是独特的、不可替换的。”[11]欧洲社会对于东方世界的看法呈现出两个极端,要么极度热爱,要么嗤之以鼻,但是在安徒生对古老的东方既不狂热也不憎恶,而是以一种亲善的态度观察着东方的优美和丑陋。

1.充满异域情调的近东文明

十字军东征以罗马教廷为主导的众多西欧国家打着宗教“圣战”的旗号对地中海沿岸的伊斯蘭教国家进行武力征服,大规模的战争使得西方政权骚乱不定,近东各国苦不堪言,却起到了促进东西方交流的作用。

从安徒生的个人经历观之,成名之后安徒生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国外度过,确实到达过西亚、北非的国家。1840年安徒生经过漫长旅行抵达了伊斯坦布尔。二十多年后,安徒生从西班牙渡海前往北非国家摩洛哥。安徒生感叹“在你们的海面上,我虽然没有从东方取来诗歌的金羊毛,但至少获得了对它的记忆。”[12]

童话中涉及东方国家时往往是安排一个介绍人参与其中,进而引发一段段故事。北欧人民对于地中海另一端的北非国家并不熟悉,鹳鸟就作为使者,借南飞过冬呈现出埃及的面貌。埃及老国王垂垂老矣,老国王的女儿非常爱她的父亲,不远千里来到沼泽地中为父亲摘取救命良药。埃及上上下下的国民都很爱戴国王。在这里呈现出来的没有贬低,而是一种和睦团结的气氛和尊敬的态度。

2.充满浪漫想象的远东文明

地中海沿岸的亚洲地区是安徒生切实体验过的,和阿拉伯国家相比,安徒生在没有直接感触中国。对于远东文明的描绘是在吸收借鉴这一时期其他资料的基础之上发挥想象构建出来的图景。

安徒生巧妙运用了一系列的套语。“点头”是他眼中中国人的习惯性动作,这个举动似乎出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从具体的上下文语境中分析点头并不存在什么实际意义,并不是表示肯定、支持或者礼貌,而是自然的伴随着中国人的姿态发出的动作,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黄金和财富是安徒生童话里构筑中国形象的另一个关键套语,这对应了东方处处是黄金的西方集体想象。《夜莺》中黄金无处不在,金冠和金剑是中国皇帝无上权力的代表,堆砌般的黄金物件:金椅子、金拖鞋、金鸟……到处金光闪闪。但是安徒生并没有停留在对于中国黄金的狂热描绘中,皇帝固执地用会唱华尔兹的机器金鸟代替夜莺,得到了生命垂危无药可医的惩罚。中国百姓热切地关心着皇帝的身体安危,呈现出了古老的东方的温柔敦厚,也点明了集权专制的缺点,不抑不扬,用一种相对客观的角度进行呈现。

四.结语

对待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不能仅仅从东方或者西方这样一个单独的角度去分析,而是应该立足于北欧的原始文化环境,关注欧洲融合发展过程中的影响和交流。最后结合19世纪的“东方热”和安徒生个人的旅行经历,合理看待童话中出现的神秘、遥远东方发生的故事,和善对待东方异国形象。用一种东西融合混杂的综合阅读视角看待安徒生童话。

注 释

[1]丹纳,艺术哲学,2017年,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3][4][5][6][9]安徒生,《安徒生童话》,2017年,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7]诺斯普洛·弗莱著,批评的解剖,2006年,百花文艺出版社

[8]安徒生,《我的一生:安徒生回忆录》2006年,东方出版社

[10]蒋成勇,西方文学两希文化传统的阐释,2003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1]孟华,比较文学形象学,2001年,北京大学出版社

[12]安徒生,诗人的市场,2005年,中国文联出版社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文学院)


本文由: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学教育杂志社编辑部

2022/04/08

上一篇:[文艺杂谈]论《移民监》的乐园意识
下一篇:[文艺杂谈]中西意象诗审美特质的比较分析